胡惟庸说他家水井能喷酒,朱元璋为何诛其九族?怎么看?
2019-12-03 06:21:00

井真的能喷出来美酒吗?怎么可能!这天,朱元璋接到了一份奏报,这是丞相胡惟庸写的,大意是他家有一口井,这两天非常奇怪,居然喷出了甘冽的美酒来。朱元璋看了奏报之后,感到非常惊讶,此乃祥瑞之兆啊,寡人要亲自体验一番。朱元璋銮驾来到了西华门,这时候,突然闪出来一个小太监,挡在了车马面前,死死地拉着缰绳,口中大喊大叫:“皇上,不要再往前走,危险,危险。”冲撞銮驾乃死罪,卫士们纷纷冲了过来,对小太监一阵暴揍,小太监眼看着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卫士们这才停手。朱元璋下了车架,质问道:“你为何冲撞銮驾?”小太监气若游丝,用手指了指胡惟庸家的方向,摇了摇头。

实际上关于这个事件,对于胡惟庸是否谋逆?当时便有人怀疑,包括明代的史学家郑晓、王世贞都是持否定态度的。晚明学者钱谦益说:“云奇之事,国史野史,一无可考。”也就是说当时并没有一个云奇的太监阻止朱元璋进入胡家。云奇太监这个人物也仅仅是正史捏造出来的。朱元璋要杀胡惟庸,唯一原因就是因为当时皇权和相权之间的矛盾。这句话也表明了直到胡惟庸死了以后,他要造反的迹象也没完全显露,如果胡惟庸真的要造反,还能在死了以后都让人查不出来,那他演技估计有珠穆朗玛峰那么高了。

朱元璋是少有的从社会底层爬上皇位的人,中间历经多少艰难困苦,只有他自己知道,因此他对这来之不易的权利的欲望格外强烈,只有集所有权利于自己一身,才会踏实。朱元璋是个非常勤政的皇帝,史书上说“勤政之心,振古罕俪”,现在饱受争议的996对他来说估计就是度假一样,他每天批阅200多份奏章,处理400多件国事,而且在位期间每天如此,可谓铁人。正因为如此,本来帮忙处理政务的丞相对他来说可有可无。

前一天还搂搂抱抱,喝完酒一个炕上睡觉的,现在见了面都要磕头了,谁也不习惯。朱元璋就害怕这个“不习惯”,因为之前还喊着“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兄弟们以后会不会接着喊?就算是这些人值得信任,那自己死了呢?老朱家的子孙后代,能不能压得住这帮子老臣?所以,明初的不少冤案,都是朱元璋为了子孙后代考虑,加强皇权。因为他担心,自己一个放牛娃都能坐上龙椅,为天下做了“表率”,太危险了。不是人心易变,也不是朱元璋“黑化”,是人心向来都如此,处境不同表现不同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