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实为民族罪人,害忠良、妒英才。一个反复无常真小人
2019-12-03 06:21:16

一、

郭坚,陕西蒲城人,少怀大志,追求进步思想。辛亥革命时为表达自己的革命志向积极从军。一生命运多舛,被上司陈树藩多次打压、打击。

曾在张勋复辟战争中被陈树藩暗算,陈树藩借阎锡山之手,称郭坚部为“变军”,请求帮忙消灭。这一战,郭坚基业备受重创,仅率50余人退回陕西。

就算如此,他仍不改革命初心,1917年12月13日郭坚响应孙中山护法靖国的号召,在周至成立了陕西靖国军,任总司令,通电全国。据守凤翔宣布独立。

1918年8月8日,孙中山派于右任回陕主持西北革命,在三原就任靖国军总司令。并对靖国军进行整顿,任命郭坚为第一路司令,广东军政府曾授予郭坚陆军少将衔。

其后,郭坚乃转而经略省西,遂克复乾县。成立了第一路军司令部,西路各县,多被郭部占领。靖国军军威大振,所向披靡。

郭坚只身带领百余骑,一昼夜行军170余里,连克千阳、陇县,宝鸡,这种疾风迅雷的形势,凤翔守军慑于靖国军之威力而献城投降。

11月6日,郭坚入凤翔县城,设司令部于县署,在凤翔设民政厅,处理西路一切行政事务,并向各县任派知事,宝鸡局势大定。

从此郭坚据关西重镇凤翔达五年之久,史家盛赞郭坚,“远慕孙中山之革命,近愤陈树藩之祸陕,树立靖国军之旗帜,据凤翔形势富庶之地,纵横渭河南北及关中全部地区,电掣雷轰,骁勇绝伦。正义之处,颇为进步人士所推重。”

1921年7月,直系军阀阎相文率冯玉祥等部督陕,阎、冯对陕西靖国军采取既压又拉的手段,欲强行收编。同时,冯还积极向阎建议,并力主除掉郭坚,以达震慑陕西各路军阀。

8月13日,冯玉祥以“土匪”之罪名诱杀郭坚于西安。原本吴佩孚试图收编郭坚,壮大己身,没曾想郭坚却被杀害,故而盛怒,使阎相文大为难堪。在无法解脱的情况下,阎相文于8月24日拂晓吞服鸦片,自杀身亡。

但冯玉祥却在十几天内由少将旅长升为上将师长,继而升为陕督,也是少见的升迁。这连冯本人也出乎意料之外。

孙中山致函邓宝珊反对陕西靖国军接受直系军阀的改编:“陕西靖国军起义以来,血战历年,苦心孤诣,中外共仰。·····郭司令坚附伪督被害,即其前车之鉴,······陕靖国诸君万不可稍自暴弃,功亏一篑······。”孙中山先生对陕西护法靖国正义之师,革命之举的精神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及殷切期望。

可陕西靖国军义旗为郭坚首举,郭坚率部能征善战,百折不挠,是靖国军中一支劲旅,是靖国军旗帜不倒并在全国产生重大影响的主要原因。现在因郭坚被杀,靖国军从此而一蹶不振,并逐步走向衰亡。

孙中山先生的思想指导了两党领袖,在孙中山先生为人民奋斗的当时,有这么一支为人称道的队伍,这么一支被孙中山先生称赞为“正义之师”、“革命之举”的队伍,这么一个有可能改变当时政局的队伍,却被冯玉祥以“土匪”为由枪杀。

当时吴佩孚如潜龙出海,地位扶摇直上,军事才能一览无遗。他非常想要主动拉拢的一个人,一支庞大有力可靠的队伍也因冯玉祥的“杀鸡儆猴”,“轻易”抹杀出历史的轨迹。

那些称赞冯玉祥的、力挺冯玉祥的民众,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在想什么。爱国归爱国,我承认他是爱国将领,但我万万不能认同他做人的行为、没有底线、毫无廉耻,从某种角度讲,他就是民族的罪人。

二、

最令大洲觉得气愤的,是他“坑害”了玉帅吴佩孚。

1923年10月5日,曹锟经过贿选当上了总统。而此时张作霖自持军事力量日渐强大,遂于1924年9月4日致电北京,痛斥曹锟,并于9月15日向直军宣战。张作霖自任总司令,分兵三路,入关讨伐曹吴。总统曹锟急忙任命握有重兵的吴佩孚为讨伐军总司令,分兵三路迎击奉军。由此,第二次直奉大战爆发。

吴佩孚令冯玉祥为第三军总司令,出北古口,趋赤峰,威胁奉军后方战略要地锦州,使奉军腹背受敌,分散奉军主力。

此时,直系王怀庆率领的第二军已经战败,吴佩孚只能寄希望于冯玉祥部队。并电告冯玉祥:“大局转危为安在斯一举。”

可身为部下的冯玉祥,因为自满,自大,觉得受到排挤、无视,竟暗中联系孙中山、卢永祥成立三角联盟,在玉帅危难关头加了把大火,吹了口飓风,临阵倒戈,将总统曹锟囚禁,致使玉帅受到重创,无缘政坛。

吴佩孚一生,对提携他的曹锟忠心耿耿,对知己郭绪栋重情重义,对人民国家忠心不二,直至日本人无法忍受,将他杀害。他可曾愧对过谁?可曾背后捅人刀子?这样的一个人,被一个反复无常的人坑害,于人情世故讲,大洲我就觉得冯玉祥实乃小人也。

三、人物评价对比

国民军系将领徐永昌曾批评冯玉祥历来是“论变不论常”, “显得多少有点时髦肤浅”。

而对于玉帅的评价多为“好评”:董必武作出了中肯评价:作为军阀,吴佩孚“有两点却和其他的军阀截然不同。

第一,他生平崇拜我国历史上伟大的人物关羽、岳飞,他在失败时,也不出洋,不居租界自失。

第二、吴佩孚做官数十年,统治过几省的地盘,带领过几十万的大兵,他没有私蓄,也没置田产,有清廉名,比较他同时的那些军阀腰缠千百万,总算是难能可贵“。

国民党元老吴稚晖也曾赞誉他:“子玉先生的品格,不论你政见怎样,都是应该表示钦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