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钏的死,与林黛玉有莫大关系,看明白的人不多
2019-12-03 06:21:22
金钏是服侍了王夫人多年的贴身丫头,如果不出意外,金钏该和彩霞一般,默默依附、服侍于王夫人,直到长到一定年纪,被随便打发嫁了个小子,了此一生。 然金钏没能走到这一步,而是早早地用激烈而悲戚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摧裂贾宝玉的五脏六腑,撕开王夫人的伪善面目。 在第三十回,贾宝玉在被薛宝钗所挖苦后又被林黛玉奚落,意兴阑珊,无精打采。彼时正值盛暑,吃过饭后,各处主仆多因日长困倦,宝玉背着手各处晃悠,至王夫人屋里,见其正躺在榻上睡着了,丫头金钏则在下边捶腿,乜斜着眼乱晃。 见了金钏,宝玉便来摘她的耳环,引逗她说话,后又拿出生津丹给金钏含了,金钏也只闭着眼不理,宝玉又来拉她的手,称要跟王夫人讨了她去,金钏这才开口:“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你的”,随后又告诉宝玉,称贾环在东小院里和彩云在偷戏,赶紧拿他们去。 金钏此言一出,王夫人马上翻起身来,照着金钏的嘴巴一扇,骂道: “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 而王夫人的怒火可不是这一巴掌就能熄灭的, 她又叫来金钏家人,非要撵出这个丫头不可。金钏跪下百般求饶,王夫人仍无动于衷,最终,金钏羞愤之下选择跳井自杀。 因为一句话被逼死,许多人对此表示难以理解,且不说王夫人素日是个吃斋念佛的“慈善人”,就说这宝玉,自小就和女孩们厮混的,作为王夫人身边的丫头金钏,更天天接触到宝玉,两人举止亲密绝非一两天,譬如在第二十三回,宝玉去书房见贾政时,站在檐下的金钏见了宝玉便问:“我这嘴上刚擦的胭脂,你这会还吃不吃了?”,这样的行为,想来王夫人偶尔会见到,但是为何这一次,金钏也不过一句玩笑话而已,王夫人怎么就如此怒不可遏呢? 其实如果我们看看在此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便知道王夫人为何憋着一肚子火了。 在宝玉被薛宝钗挖苦前,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贾宝玉摔玉。贾宝玉衔玉而誕,这块通灵宝玉上面写着,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意思很明白,丢了玉,宝玉的命就没了。所以在第三回宝玉摔玉时,贾母泪水纵横,称“你打人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可是贾宝玉就为林黛玉几次摔了这命根子。 而对于王夫人来说,这种事不仅会对儿子的性命造成威胁;其次也意味着她念兹在兹的“金玉良缘”受到了阻碍;再次,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种种行为,将被有心人添油加醋诽谤之,如赵姨娘之流,更有邢夫人之辈,而这些才是最可怕的,因为贾宝玉一旦声明被毁,意味着将来荣府的家业他无资格参与,王夫人则成为丧家之犬。 这三个原因中,最严重的莫过于第三个。这在宝玉挨打一事,就能窥见一二。 宝玉因何挨打?怠慢贾雨村不重要,流荡优伶犹可恕,主要是贾环添油加醋诽谤之,称贾宝玉淫辱母婢,触怒贾政,为此差点被打死。贾环为何说谎?皆因赵姨娘授意,事实上赵姨娘害宝玉之心由来已久,嫡庶之争,是那个时代的不可避免的矛盾。 所以王夫人在宝玉被打后,第一个想到的也是贾环告状了,不过兹事体大,袭人否认了。但在袭人提出让宝玉搬出园子,以防林黛玉和薛宝钗两个表妹时,王夫人是什么反应?文中写道: 王夫人听了这话,如雷轰电掣一般,正触了金钏儿之事。 袭人的长篇大论,明面上说是防“林姑娘、宝姑娘”,但放在前面的林姑娘才是真正要防的对象,王夫人又岂能听不出来?而王夫人在听到林黛玉时,当下就想到了金钏,将林黛玉和金钏挂了勾,可见当初王夫人对金钏的“愤怒”,皆源于对林黛玉的愤怒矣。而她骂金钏那“好好的爷们,都叫你们给教坏了”,实际上就是骂的林黛玉呢。当然,这也是王夫人潜意识骂出来的话,或许她本身都意识不到,自己这句话是在对林黛玉万分恼怒的心境下骂出来的,作者写得分外含蓄,意于言外,这能否听出弦外之音,还真需要我们用心感受了。 事实上被王夫人因黛玉而迁怒的,不仅仅金钏一个,后来的晴雯就因此而丧命。在王善保家的污蔑晴雯时,王夫人回忆起晴雯的样子,很自然就把她和林黛玉联系起来“削肩膀,水蛇腰,眉眼像你林妹妹的”。并称生平最厌这种人。试想王夫人对晴雯一无所有,如此恨晴雯仅仅是因为王善保家的一面之词吗?非也,是因为这个姑娘像林黛玉,而且性情口齿都如出一辙,王夫人对林黛玉暂时不能如何,但要收拾一个丫头如振落叶,晴雯因此而亡。 而王夫人如此厌恶黛玉,最主除了这个姑娘不符合自己的儿媳标准,最主要原因恐怕是贾宝玉因为林黛玉,被人别有用心坏了名声。譬如在抄检大观园时,邢夫人陪房王善保家的在潇湘馆抄出几件宝玉用过的东西,便“自为得了意”,是得了什么意?无非是以为抓到林黛玉和贾宝玉暗通款曲的证据罢了。而王夫人在撵走晴雯等人时,又将怡红院众丫头看了一遍,说道:“这才干净,省得旁人口舌”,可知贾宝玉早被卷入有心人的流言蜚语中。 所以,在清虚观贾母否决“金玉良缘”,贾宝玉又为林黛玉摔玉闹得人尽皆知后,王夫人的愤怒已经忍到了极限,故在金钏一句玩笑话中,王夫人怒火被点燃,金钏就这么成了林黛玉的替罪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