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好汉比武松还莽,上梁山得到肥差排名地煞,却连个名字都没有
2019-10-09 22:33:48

《水浒传》中的水泊梁山是个充满着阳刚之气的地方,梁山好汉们的行事风格一贯都是“不服就打”,除了“智多星”吴用、“入云龙”公孙胜、“神机军师”朱武之外,其他绝大多数的好汉其实都没有特别注重计谋,最多也就只是凭借自己的武艺高低来做出一些临场反应罢了,所以梁山之上的“莽夫”的确是挺多的,比如“黑旋风”李逵即是其中代表性的人物,金圣叹将此人评为上上人物,但无论如何包装也无法掩盖这人疯狗一般的行事风格,几乎在他面前只有两类人,要不是“哥”,要不就是敌人,打得过的都被他弄死的,打不过的焦挺、燕青都成了他的小哥,而在多数读者心中那“行者”武松也是莽的代表,而本文要聊的这位好汉却是介于武松和李逵之间。

(公孙胜剧照)

说武松莽,他的确是莽,一般人也不会在十八碗酒下肚之后还跑去打虎,要说武松心中不慌那是假的,从他打虎的过程也能看出他并非十拿九稳,是带着赌的成分的,幸运的是他赢了,能够徒手打死猛虎也就证明了武松是莽中带细,就说那李逵吧,他虽也杀过虎,却不是徒手,若是以他的身手酒后打虎,只怕他是会成虎口美食。

(武松、鲁智深剧照)

而本文要提到的这位好汉却又没有莽到李逵那种拦不住的情况,这人便是原著第四十九回登场的“母大虫”顾大嫂。

顾大嫂的登场是因为解珍、解宝两兄弟被那地主陷害入狱一事,由于看守他们的小牢子乐和是孙立的妻弟,出于兄弟情义,乐和前去找孙新夫妇帮忙,这一事件还牵扯到了登云山的邹渊、邹润叔侄以及登州兵马提辖孙立,解珍解宝两兄弟都是后来成为天罡的好汉,孙立又是地煞中最强的几位之一,就连那乐和也在《水浒后传》中成为李俊海外称帝的关键人物,但甭管这些角色名头多响,在这次劫牢事件中最耀眼的好汉就是这顾大嫂了。

顾大嫂虽是女流之辈却在气势上一点儿也不输给男儿,当孙新还在和乐和盘算要如何执行救援计划的时候,却有这么一段对话:“且说顾大嫂和孙新商议道:‘你有甚么道理,救我两个兄弟?’孙新道:‘毛太公那厮,有钱有势,他防你两个兄弟出来,须不肯干休,定要做翻了他两个,似此必然死在他手。若不去劫牢,别样也救他不得。’顾大嫂道:‘我和你今夜便去。’孙新笑道:‘你好粗鲁。我和你也要算个长便,劫了牢,也要个去向。若不得我那哥哥,和这两个人时,行不得这件事。’”这是她第一次莽。

(孙立剧照)

而到了一帮大男人还在纠结劫囚之后的去处时,顾大嫂又道:“遮莫甚么去处,都随你去,只要救了我两个兄弟。”反倒是比几个爷们还爽快。再到与孙立见面想要对方帮忙却又担心对方不帮时,她又有一番神奇操作,原著道:“顾大嫂道:‘伯伯在上,今日事急,只得直言拜禀:这解珍、解宝被登云山下毛太公与同王孔目设计陷害,早晚要谋他两个性命。我如今和这两个好汉商量已定,要去城中劫牢,救出他两个兄弟,都投梁山泊入伙去,恐怕明日事发,先负累伯伯,因此我只推患病,请伯伯、姆姆到此说个长便。若是伯伯不肯去时,我们自去上梁山泊去了。如今朝廷有甚分晓,走了的倒没事,见在的便吃官司。’常言道:‘近火先焦。’‘伯伯便替我们吃官司坐牢,那时又没人送饭来救你。伯伯尊意如何?’孙立道:‘我却是登州的军官,怎地敢做这等事!’顾大嫂道:‘既是伯伯不肯,我们今日先和伯伯并个你死我活。’顾大嫂身边便掣出两把刀来,邹渊、邹润各拔出短刀在手。”这脾气也真是说来就来,一言不合就拔刀了。

坦白说,笔者还挺喜欢顾大嫂这种性格的,有点儿神经大条,有不输男人的豪爽,适合当朋友,不过她的实力却是与她的莽撞不匹配,上山之后只排在第一百零一位,不过还好得了个肥差,即是当南山酒店老板娘,并且一直活到了征方腊之后都没死,是三位女将中唯一幸存的一位。

(梁山三女将剧照)

然而最让人不解的还是顾大嫂这名字,可以说咱就只知道她姓顾,至于真名,施耐庵却是没有明说,想也知道,怎么可能有人以“大嫂”为名?照说叫大嫂的话,她嫁给孙立,也该叫“孙大嫂”,顾大嫂为何入了一百零八将,却连个全名都没展示,恐怕只有施耐庵自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