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一统的趋势看,项羽和韩信的失败,是否是历史必然?
2020-01-15 00:05:13

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这是一句非常经典的话语,历史的车轮有它特定的前进方向,不会因为一个人或者一部分人的阻拦而停滞不前,也不会因为一个人或者一部分人的强行牵引而掉转车头,它坚定而又不可改变的向着天下人合力的方向行驶而去。而这其中,正是历史的必然性在起着主要作用。

而历史的偶然性却也总是不断的震撼和吸引着我们,它们就像是夜空中突然划过的流星一般,照亮了一片天空,虽然转瞬而逝,却也非常的灿烂。而历史上,就有许多这样的“流星”一般的人物,他们绚烂了历史的星空,却也不可避免的被历史的选择所淘汰,比如说西楚霸王项羽,又比如说淮阴侯韩信。

所以,他们的失败,是否是历史的必然呢?

(1)秦始皇不仅仅只是统一了天下,还推翻封建分封制度

要说秦始皇建立秦朝之前的天下格局,那就是以周王朝奠定的封建分封制度为基础,周天子与诸侯并存的格局。名义上,周天子被尊称为“天下共主”,是最大的宗主,但实际上这个天下的土地并非是为周天子一人所有,大部分的土地依旧还是属于被分封的诸侯。而为了体现周天子是天下共主的这一事实,诸侯国的诸侯王们需要定期向周王室缴纳一定的进贡,而这些进贡则是来自于他们从自己封国所得到的资源和收益。为了维系这种祥和的格局,礼乐制、宗法制、井田制便应运而生。

而等到西周覆灭,礼崩乐坏之后,周朝的统治基本宣告瓦解,其天下共主的名号其实也已经名存实亡,因此才有了后来的春秋战国时期的乱局。可以说,春秋战国也并非完全脱胎换骨,而是依旧带着浓厚的周朝基因,这是一种历史的惯性,没有办法一下子改变过来。春秋战国时期的国家统治形式,其基础同样还是建立在宗法制和分封制的基础之上,礼乐制则已经随着乱世的到来逐渐淘汰,不再拥有周朝鼎盛时期的权威性和不可僭越性了。

那么,介绍了秦始皇之前的天下格局,以及此种格局运行所需要的相应制度,是为了说明什么呢?

就是为了说明,封建分封制度是靠什么维持的,那么当这些维持它运转的东西被一个个的摧毁的时候,也就标志着封建分封制度的终结。礼乐制已经崩坏,宗法制和井田制,也将在之后的时间内逐个被摧毁,始皇帝可以说是开了一人之天下的先河,堪称千古一帝。而从始皇帝开始,封建分封制度基本上是宣告完结,即使后面有一些个例,也不再是同一个性质了。

(2)项羽和韩信本质上是同一类人,他们是封建分封制度的复辟者

其实项羽和韩信两人非常的像,无论是他们的阶级背景,还是他们怀揣的梦想,都可以说非常的相像。我们先来看项羽,项羽是楚国大将军项燕的孙子,可以说是将门之后,当之无愧的贵族阶级。从另外一点也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项羽和项梁的贵族身份。

《史记》记载:

项籍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项梁怒之。籍曰:“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於是项梁乃教籍兵法,籍大喜,略知其意,又不肯竟学。

这个故事大家应该是耳熟能详了,少年项羽虽然没有太多的耐心,学什么都是浅尝辄止,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志向确实非常大,认为读书和学剑都是一人之学,不能够统御天下,他要学的是“万人敌”。从这儿我们也可以看出,虽然项燕的死对于项氏一族来说是灭顶之灾,项氏一族也从此没落了,但是项羽身为贵族之后的传统习惯却被保留了下来,而少年时期便接受如此完善的教育(虽然条件稍显简陋,并不全面),足以说明项羽的贵族精神是没有被磨灭的。

韩信同样也是相同的情况, 不过韩信比项羽的处境要更惨一点,就差没有被饿死了,是名副其实的没落贵族。其实从一些韩信早期的生活细节也可以看得出来,《史记》记载:

信钓於城下,诸母漂,有一母见信饥,饭信,竟漂数十日。信喜,谓漂母曰:“吾必有以重报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

也就是说,给韩信饼吃的大娘,实际上也一眼就看出来韩信实际上是贵族后代,否则大娘也不会直接称呼韩信为“王孙”了。

韩信和项羽都是贵族之后,那么贵族的标志是什么?

当然是有封地啦!

那最大的贵族又是谁?

那当然是诸侯王了!

那么韩信和项羽这样的没落贵族,他们的目标是什么?

自然,至少是被封为诸侯王了!

那是否可以志向更大一点,成为天下的共主呢?这倒也不一定,因为项羽和韩信实际上都有机会夺取天下的,但是他们却止步于诸侯王,不再继续前进。项羽是因为他的梦想就是光复楚国,并不想占据天下,所以他没有这样做。而韩信则是考虑到刘邦对他还不错,所以出于贵族精神的实质,也就是出于荣誉考虑,他也不能夺了这天下。所以,从这方面来看,韩信和项羽实际上不仅仅行动和目标上是分封制的复辟者,而且他们的精神内核也同样是分封制下的贵族精神。

(3)战争规模化和交通便捷性,使得战争一旦爆发便具有彻底性,偏安一隅的可能性消失

那么,项羽和韩信退一步不取天下的贵族精神是否合乎那个风云变幻的时代的潮流呢?

答案是否定的。

大一统的趋势可以说是不可改变,而这一切在秦始皇统一六国之之后就已经注定了。秦始皇消灭六国之后,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修建驰道】。驰道的建设,可以说不仅仅是为了皇帝出行的方便,以及情报传递的方便,同样也是为了快速响应军队调动的方便。从驰道被修造完成的那一刻开始,整个天下的命运都被联系在了一起,只要有一人想要动干戈于天下,那么这九条驰道,就会将这场战火快速的蔓延到天下的各个角落。天下子民在这“古代高速公路”的联系下,已经成为了命运共同体,一旦战争开打,势必将会演变成不死不休的态势,而最后只有一个人会胜出,而这个人就是下一个开启天下太平的人。

所以当项羽火烧咸阳,弃关中而去,建都彭城之时开始,另一场天下大战的帷幕就已经慢慢拉开,只不过是在等待一个导火索而已,项羽妄想以一人之贵族精神平衡各方诸侯的狼子野心,简直是天真,理想主义的天真,贵族式的天真。而韩信虽然实现了没落贵族的崛起,但是他终究也是理想主义,碰到实用主义的刘邦,他终究也不是对手了。因为他没考虑到一点,刘邦想要的是秦始皇那样的天下,而不是他韩信以为的诸侯并存的天下。

总结

秦始皇不愧为千古一帝,他的成就开启了时代的另一个趋势,这个趋势就是大统一,即使这个天下因为不确定的因素仍然会存在分分合合的局面,但秦始皇一手缔造的大统一的基础,却终究在主导着着天下的大势,这便是历史的必然性了,并非韩信项羽可以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