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残忍的军阀集团,行军只带盐,说:反正有两脚羊
2020-01-15 00:05:17

每个王朝大厦即将倾倒之时,所产生的养分都能够滋生一大批的罪恶分子, 比如周王室衰弱后的春秋战国,诸侯群雄纷争,你方唱罢我登场,直到最终秦国一统六国,这才结束了一段大分裂时期,接下来的一段大分裂时期则为汉末以后的三国时代,看似只有三国鼎立,实则混乱不输战国七雄,群雄辈出,谋臣武将在整个历史上闻名,三国第一智人诸葛亮,千古忠义武圣关羽等。

但这些分裂看似混乱,实则仍然讲究礼教,毕竟周朝时期的礼教还没有过去太久,因为大家都是英雄,讲究仁义,可到了唐朝末年的藩镇割据,那就变成了群兽横行的时代,唐玄宗时期在边境地区设下大量的节度使,赋予他们兵权和支配财政的权力,安史之乱后,朝廷又在内地设置节度使,原以为能够平定叛乱,殊不知埋下了更大的祸患。元气大伤的朝廷根本没有足够的实力去支配各地节度使,他们名义上是唐朝的地方官,实际割据一方,不受任命,甚至仗着自身实力以下犯上,这与曾经的诸侯叛乱有何区别?

恐怕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些节度使的所作所为太过野蛮暴虐,跋扈不逊,当年的诸侯重视礼教,如今的节度使可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需要遵守,各路节度使为了掠夺地盘和积累财富,烧杀抢夺,无恶不作,更有最残忍的军阀集团以人肉为军粮,实在是灭绝人性。一般只在饥荒年代有过吃人的说法,而且那还是很少数的,如今竟然有军阀为了节省粮食,杀人取肉,让人听之悚然。

今天就来介绍下唐末年间最残忍的军阀秦宗权,秦宗权为蔡州人,原本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牙将,一个没有气节又极其凶残的人,可偏偏赶上了天下混乱,攻打黄巢起义军有功,被朝廷授予节度使,可后来在与起义军交战中失败了,秦宗权就投降了黄巢军,还攻打原先自己的部队,第二年黄巢义军大败,黄巢殒命,秦宗权终于有了当人领导的出头之日,黄巢的残余部队都被他所统领,他这样的人抓住机遇成为了上位者,还有着极大的野心和贪心,于是乎百姓就成为了受苦者。

秦宗权占据蔡州称帝,四处劫掠,史载"西至关内,东极青齐,南出江淮,北至卫滑,鱼烂鸟散,人烟断绝,荆榛蔽野",由此可见黄巢的吃人行径是真实的,所过之处,他就下令让士兵焚杀掳掠,军规过后,这座城基本就成了荒无人烟之地。为了解决粮食缺少的问题,他下令杀光所有的百姓,将尸体用盐腌制起来充作军粮,渐渐地,他的军队就不再带军粮了只带些盐就够了,路过一个城,吃一个城的人,这些人就是秦宗权眼中的“两脚羊”,就算是当年乱华的五胡都没有他残忍。

他想夺得中原地区的统治权,中原的中心便是汴州,汴州被宣武节度使朱全忠占据,秦宗权仗着自己兵力众多,下令强攻汴州,可惜多次被朱全忠打败,他心中大为恼火,可为了中原大计,他必须夺得汴州。公元887年,秦宗权集中全部兵力攻打汴州,但朱全忠已经做好了准备,加强兵力,结果在交战之时打了秦军一个措手不及,斩获万余人,而后又得到了天平节度使和泰宁节度使的支持,还有义成军的增援,这下双方形势一下子就逆转了。

原本秦宗权仗着人多势众打算强攻汴州,即便耗下去就能够取胜,万万没想到朱全忠这边来了多方势力,朱全忠集中全部兵力,直接攻打秦宗权,大破秦宗权的军队,杀了两万多人,秦宗权则乘着夜色逃跑了。但秦宗权的大本营在蔡州,逃回去后,他只能龟缩在蔡州,不过一时是败不了的,慢慢发展,损失的实力很快就能积攒回来。但朱全忠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他乘胜追击,集中力量围攻蔡州,先是解除了西顾之忧,而后大败秦宗权于龙陂,进逼蔡州城下,攻入北门,经过几个月的围困之战,秦宗权被部将申丛执送汴州。

最终秦宗权被送回京师,由唐昭宗下令将其斩首,秦宗权临死之前还在为自己进行最后的辩护,他说:“大人,您看我像是造反的人吗?一切只是形势所逼,我对朝廷的一片忠心无处安放罢了。”这话说的可是让周围的百姓都不相信。秦宗权的恶行可是天下皆知,他是最残忍的军阀,还是吃人的恶魔,他的野心昭然若揭,如今终于被处死,百姓们也都能够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