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书中张果老的故事
2020-02-14 16:33:34

八仙之一的张果老是个很神的人,在武则天时他就已经成名,武则天曾经数次征召他,他都避而不见。

玄宗召见张果老这年是开元二十一年,唐玄宗早就听说了很多张果的故事。

玄宗他奶奶武则天时,张果就以神异成名。

武则天派人去征召张果觐见,张果眼一瞪,腿一伸死了。

他家人刚忙把他收敛装进棺材里,没多久棺材就发出难闻的腐尸味道,来征召的人一看,人都臭,还征啥啊,赶忙回报武则天。

既然死了,你就安安静静的死去吧。

张果不,没多久就又出来了,在恒州热闹的街市上到处晃悠。

人们于是知道了他有异能。

唐玄宗即位后,颇好神仙术,身边网罗了一帮神仙,能白日见鬼的师夜光,能算人生死的邢和璞。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各地有啥神异人物都向玄宗推荐,恒州刺史韦济向玄宗皇帝上书,说我们这儿有位活神仙张果。

通事舍人裴晤去请张果。

通事舍人是啥官呢,就是在中书省的一个专门负责给皇帝传旨的小官,中书省一般有十六个通事舍人。

通事舍人裴晤见到张果,张果看了他一眼,眼一翻腿一蹬死过去了。

不过这次家人没有把他装进棺材,张果也没变臭,死了一会儿,又缓过来了,瞪着裴晤说:

我这是在哪儿?你是谁?

裴晤知道对方这大约是嫌自己官小,不够格请张果,于是赶紧写了一封书信,禀明了唐玄宗。

唐玄宗又派中书舍人徐峤拿着盖了自己大印的诏书,来请张果。

中书舍人基本就是宰相级别的人了,张果面子十足,于是欣然赴京。

见唐玄宗时,张果老表演了一招返老还童的绝活,他初见唐玄宗,头发胡须都白了,唐玄宗随口问了一句:先生,怎么如此老朽?

张果老一听就激动了,捶胸顿足,把头发胡子一根根拔光,把嘴里仅剩的的两颗牙齿也都敲下来,唐玄宗一看吓坏了,这是个疯子啊。

但是刚拔光没过多久,他就又长出了黝黑胡须头发,牙齿竟然也重新长出,容颜嫣俨然是个壮年人模样。

"青鬓皓齿,愈于壮年"。

不过张果由老变年轻,还有一个更血腥的传说。

有一次唐玄宗想试试张果有多神奇,让高力士特意给张果准备饮料,这饮料叫苦堇汁。

堇菜,是一种有毒的植物,其根茎是中药乌头,有毒。

人服乌头30克就能中毒。

而唐玄宗给张果准备了三大杯。

高力士问:这样,张果不会喝死吧。

唐玄宗说:我们要有科学精神,既然要验证张果的身份,就必须拿出点绝招来,死了证明他就是个蒙事儿的。

张果来了,唐玄宗说:爱卿朕给你准备了美酒。

张果喝了一口苦堇汁,道:好酒。

三大杯一起喝完,然后张果就醉了,在唐玄宗面前倒头就睡。

唐玄宗眼睁睁看着他睡觉,心说:我这是看睡播吗?

睡了没多久,张果忽然大喊:这酒是假酒,来人拿镜子。

有小太监拿来镜子,张果照了照,发现铜镜中自己的牙都变得乌黑,他愁眉苦脸向唐玄宗说:陛下,求一铁如意。

唐玄宗让人取来铁如意,张果照着镜子把牙一颗一颗都敲下来,很小心的放到口袋里。

然后他从口袋中拿出一贴膏药,那膏药三折红光,张果很小心的把膏药贴在牙上,倒头再睡。

睡了一小会儿,再次起身,把膏药取下来,嘴里已经长出一口洁白如玉的牙齿。

唐玄宗觉得这也太神了吧,于是封他为银光禄寺卿。

唐玄宗还是想看看张果的道行如何,他召见张果,让自己的两位大法师邢和璞师夜光躲在暗处偷看张果。

我们说了,这两位一位善于看鬼,一位善于算人寿数。

张果来了,唐玄宗借口上厕所,跑到偏殿,这里藏着两位大师。

他先问师夜光,你看张果有多大道行。

师夜光说:张果,张果在哪儿呢?陛下您得把张果带来我才能看啊。

这看鬼的大师直接瞎了。

玄宗又问邢和璞:爱卿算出张果的寿数了吗。

邢和璞挠挠头,一脸苦涩的说,我算不出他到底多大年纪。

张果到底多大年纪呢?

有一次唐玄宗约张果一起去打猎,猎获了一头鹿,让人做了一桌全鹿宴,请张果来吃。

张果说:这鹿我认识,这是仙鹿啊,有一千多岁了,元狩五年汉武帝曾经捕获过这头鹿,没有杀放生了。

唐玄宗笑道:汉武帝元狩五年,八九百年前的事情了,您咋知道。

张果说:哦,我当时就在汉武帝身边,我还建议他给仙鹿鹿角下挂了个防伪的铜牌呢?当时东方朔也在,他建议挂在左边,左边鹿角长得好看。

见张果说的和真的一样,唐玄宗让人验看鹿角,果然发现鹿左边鹿角上绑着个锈迹斑斑的牌子,字迹早就模糊了。

玄宗还是将信将疑,稳到:先生既然说在汉武帝时就见过这鹿,那你说说汉武帝元狩五年是六十甲子中是那一年。

张果毫不犹豫的说:汉武帝元狩五年岁在癸亥,那一年汉武帝刚开始修昆明池,元狩五年距今八百五十二年。

唐玄宗让人一查,张果说的分毫不差,汉武帝元狩五年果然开始修建昆明池。

这让玄宗更好奇了,这张果真的是活了几百上千年的老神仙?

唐玄宗决定出自己的终极武器,自己的御用玄学顾问叫叶法善。

叶法善是个神人,历仕唐高宗,武后,唐中宗,唐睿宗,唐玄宗。

他家原籍括仓,家里三代为道士,擅长传符箓,尤能厌劾鬼神。

玄宗即位后依旧器重叶法善,封他为鸿胪卿越国公,又追封他父亲为歙州刺史。

当时尊宠,莫与为比。

唐朝很多传奇故事中,都有叶法善的身影。

唐玄宗把叶法善召进宫,问他张果到底是什么身份。

叶法善说:我不敢说。

唐玄宗说:为何不敢,我恕你无罪。

叶法善说:我一说就得死,您答应我。要替我向张果老求情,求他饶我一死。

唐玄宗说:好。

叶法善告诉唐玄宗,张国老是开天辟地时,一只白蝙蝠得道。

刚说完这话,他口鼻飚血,倒地身亡。

唐玄宗赶紧派人去请张果老,求他放过叶法善。

张国老叹息一声,说:小叶这嘴也太快了。

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喂到叶法善口中,于是叶法善又活了。

张果的故事记载在唐朝宰相李德裕的《次柳氏旧闻》,唐大中年间郑处诲编的《明皇杂录》,以及是唐人刘肃编写的《大唐心语》中,《新旧唐书》也是根据这些资料把张果的故事编写到《方技列传》中,在这个传中,张果的故事和叶法善挨着。

因为张果见唐玄宗是在开元二十一年,而叶法善死于唐玄宗开元八年,所以《明皇杂录》中,叶法善说张果是白蝙蝠成精那段,也就被删除了。

文:薛白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