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们的婚姻,父亲到底该不该插手管?
2020-05-23 09:16:00
女儿们的婚姻,父亲到底该不该插手管?

1

亦舒曾提一事,一位家有十二岁女儿的父亲,因不断有男生上门等女儿约会,陷入担心厌烦中,于是故作惊人语:假使我杀死第一个,消息会传开去。

一位父亲忧心忡忡的形象跃然纸上。

师太狠毒,接着又扎父母心:不要以为这是顶级烦恼,家有少女,乏人问津,从无约会,那才更为可怕呢。

可不是如此吗?约会对象络绎不绝,父母担心;婚姻对象门可罗雀,父母忧心。

只要为人父母,大概左右为难,稍有不慎,就如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吧。

此种情况,最形象的处境,当属张爱玲笔下的那位姚姓父亲。

姚先生有七个女儿,也因为这七个女儿,他常常被亲友们讥诮,大家唤他太太为“瓦窑”。

《诗经·小雅·斯干》里有一典故,生男孩是弄璋之喜,生女孩则成了弄瓦之叹。在那个时代,世人认为:女儿是家累,是赔钱货,但是美丽的女儿向来不在此例。

面对众人打趣,姚先生倒也不生气,反而微微一笑道:“我们的瓦,是美丽的瓦,不能跟寻常的瓦一概而论。我们的是琉璃瓦。”

纵然是琉璃瓦,也一个一个长大了,转眼就到了婚嫁年龄。

2

在姚先生嫁女儿前,张爱玲先替姚先生声明了几笔:

“姚先生很明白其中的道理;可是要他靠女儿吃饭,他却不是那种人。固然,姚先生手头并不宽裕。祖上遗下一点房产,他在一家印刷公司里做广告部主任,薪水只够贴补一部分家用。支持这一个大家庭,实在是不容易的事。然而姚先生对于他的待嫁的千金,并不是一味的急于脱卸责任。关于她们的前途,他有极周到的计划。”

这段话划重点就是:

001、姚先生不靠嫁女儿挣钱

002、姚先生真心关心女儿们的前途,有周密的嫁女儿计划。

然而,即便如此,他的用心良苦依然遭受到了女儿的质疑,也遭受到了读者们的质疑。

姚先生把第一个女儿琤琤嫁给了印刷所大股东的独生子。

这场姻缘属于上嫁,也让姚先生一度觉得有面子。

然而,女儿琤琤却为了向自己的夫君证明:父亲姚先生不会为了芝麻大的前程牺牲她的幸福,而故意与娘家疏远。

不但疏远,甚至当婆家公公主动要求为亲家公谋一个较优的岗位时,琤琤都挑出来阻拦。

为此,姚先生气得暴跳如雷,但又无可奈何。

然而,更糟心的还在后头,大女儿琤琤后来过得并不幸福,丈夫出轨,被婆家欺负。

女儿找父亲姚先生算账,说自己的婚姻是爸爸安排的,说爸爸说过:她嫁到熊家去,有半点不顺心,尽管来找爸爸,一切由爸爸负责任。

姚先生内心气血凝结,有苦说不出。

因为管大女儿的姻缘过多,却吃力不讨好。对于二女儿的婚姻,姚先生决定放手。

然而,真要做到放手也不容易。

管了,也许懊恼,但不管,更怕后悔终身。

姚先生内心有恒定的好姻缘标准,但又不能强行约束二女儿曲曲,只好采取一系列迂回措施。

他推荐到女儿曲曲到某大机关去做女秘书。他的计划是,从外在环境,从曲曲的际遇去限制她——那里,除了她的头顶上司是个小小的要人之外,其余的也都是少年新进。

他想,曲曲的眼界虽高,在这样的人才济济中,也不难挑一个乘龙快婿,且那个乘龙快婿确实是由她自己选择的嘛!

比起大女儿的姻缘包办,他这也算是放手一小步了。

然而,曲曲偏偏看中了无房无钱的三等书记王俊业,并且为了这个王俊业和姚先生吵架,直戳他内心的伤痛:"爸爸,你就少管我的事罢!别又让人家议论你用女儿巴结人,又落一个话柄子!"

因为曲曲公然在咖啡馆舞场与男友卿卿我我,导致外面各种谣传,姚先生无法忍受,不得不同意了这一门婚事。

可是,因为王俊业手里一个钱也没有攒下来,嫁过去的女儿住都没地方住,做父亲的只得替曲曲另找一间房子,买了一堂家具,又草草置备了几件衣饰。

为了免除女儿忍饥挨饿,姚先生甚至每个月还给女儿曲曲出生活费,相比于比较强势的一些父亲,姚先生还是心慈手软的,这种心慈手软或许就是他对女儿们的爱。

也许姚先生不甘被曲曲“啃老”,但女儿衣食不保,做父亲的又如何忍心袖手旁观。

到第三个女儿心心,姚先生在太太的成天督促下,勉强地打起精神,决定义不容辞地替三女儿留心佳婿。

无奈,张爱玲再一次让这位父亲的一颗拳拳之心落了空——心心没有看中父母安排的陈先生,却相中了陪同的程先生。

姚先生不相信有“上错花轿嫁对郎”的佳缘,在他眼里程先生与陈先生不可同日而语,但女儿的心意似乎不是他能掌控的。

姚先生最终也因这种失控郁愤伤肝而病倒。

然而,操心的事还多着呢!

他的第四个女儿纤纤,还有再小一点的端端、簌簌、瑟瑟,都渐渐长成了……姚太太肚子又大了起来,想必又是一个女孩子。

姚先生想,他活不长了。

姚先生明明“父爱如山”,为什么却导致女儿们婚姻不幸福,啃老的啃老,遭遇出轨的遭遇出轨? 姚先生想要女儿们嫁给幸福吗?

当然是。

但这个幸福的标准是姚先生自己的——家庭必须中产,没有爱情没关系,男方丑一点也没关系,只要有钱能保衣食无忧就好。

那么,姚先生想靠嫁女儿谋福利吗?

当然不是。

姚先生也许有虚荣心,但内心肯定还是希望女儿们好的。

也正因为这样,作为父亲的姚先生充满了挫败感,也正是这种挫败感,让他觉得自己活不长了。

3

姚先生如果真为女儿们着想,不如学学下面这一位父亲——

“合肥四姐妹”的父亲张武龄先生。

叶圣陶曾说: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

叶圣陶说的张家四个才女,就是张武龄先生的四个女儿,她们分别是张元和、允和、兆和、充和四姐妹。

张武龄对女儿们的婚姻就做到了真正的放手不管,而四个女儿也靠自由恋爱找到了各自的幸福。

她们分别嫁给了小生名角顾传玠、著名语言文字学家周有光、著名作家沈从文、著名汉学家傅汉思。

这四位夫婿各自不凡,这四段姻缘也都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段佳话,而这一切依赖于张父对于儿女们的婚姻持有的开明态度:“婚姻让他们自由决定,父母不管。”

张父说不管,也真正做到了不管,面对络绎不绝上门求亲的人,他总说:“儿女的事情,自有他们主张,与我无干。”

在那个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因为张父的开明,张家四姐妹的姑娘摆脱了包办婚姻的命运,她们的婚姻,都是她们自主选择的结果。

当然,张父的放手“不管”,是建立在严格“管控”基础上的。

这种管控就是对女儿们的教育,作为民初有名的开明教育家,他鼓励女儿们多读书,多学文化,也极力为女儿们创造最好的环境。

因为读书,张家四姐妹内心宽广,境界与格局自然也比较高,就算运气不好所嫁非人,大概也是能重新走出自己的天地的吧。

张家四姐妹的幸福姻缘也告诉天底下的父亲们,儿女的婚姻要早“管”,管束方法是鼓励儿女们多读书,多学习,多吸收知识,多长本领。

管与不管,标准不同,高下立见,最高级的管是管境界、管格局,最吃力不讨好的管是管挑人、管人身自由以及婚恋自由。

你的父亲是哪一种?